朱光耀暗示中国决意忍受短痛来推进改革

今天看到华尔街日报中文版的这篇文章。如果从黄仁宇或其他西方汉学家的角度来看,中国现在的经济问题基本上仍然是封建帝制时期乃至毛时代的遗留问题,本质上是社会下层组织结构的问题,因为大批农民和村落无法以现代货币经济的方法来管理。不过我很好奇朱光耀指的短痛是什么,既然经济学家指出,低通胀和PPI下跌可能造成企业破产潮甚至金融危机,那么这样的短痛能够换来经济结构上什么样的变化?

对近代中国了解的越多,就越觉得在美国待下去意义不大。因为我当年最讨厌的那些事情,比如专制,封闭,落后,这样那样的责任和限制,现在看来也没那么讨厌。当年我最向往的那些事情,比如民主、自由、个人主义,丰富的物质生活(包括夜生活),现在看来也没那么有趣。现代中国的各种问题,并不是像民主进步人士们讲的那样,是一场革命就可以解决的,看伊朗的伊斯兰革命可知;更不像他们所指责的,是政府的无能所致。把今天的整个美国政府,上至奥巴马,下至DMV的工作人员全部迁至中国,他们也未必会做得更好。有些事情,是超越人力的控制范围之外的。了解的真相越多,承担的责任也就越多,因为你清楚什么事情是你没法做到的,但也更清楚,你应该为之努力的事情是什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